生而奋斗不息_山之童著_生而奋斗不息阅读页_小说阅读网
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生而奋斗不息

第七十七章:后山上的故事。

生而奋斗不息 山之童 2357 2018-04-16 20:45:34

  “嗯。”浩天见月言的态度已开始有了转变,急忙应声点头后继续劝慰道:“月言,我说的都是真心话,真的没骗你,那时候也是因为好奇心重的缘故,所以在你回家后的第二天,我就急着去找头边公了,他将他所知道的,曾经发生在这后山上的故事全都讲给我听了,月言,只要你愿意听,我现在就可以将头边公告诉我的,关于这后山上的一切都讲给你听好吗?别再生我的气了好吗?”

  听完浩天满心歉意的话语后,月言目光直直的看着浩天,见浩天满脸尽是后悔难过的表情,心中已然明白,定是浩天误以为自己真是在生他气,心想若是自己再继续对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耍弄下去,只怕真会把他给着急到不知所措。

  就在浩天的内心之中还在后悔难过不已的时候,月言突然间伸手再次挽住了浩天的胳膊,与此同时,脸上也再次浮现出了先前那幸福而开心的笑容。

  “那好吧,今天呢,我就看在你那么诚恳又谦虚的份上,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吧,不过下不为例,可不许再骗我哦,好了,那就开始讲故事吧。”月言满脸开心笑容的看着浩天,满心期待的等待着浩天为她讲述在眼前这后山上,当年曾经发生过的故事。

  浩天见月言已经没有再生自己的气,先前慌乱而糟糕的心情终于得以平静了下来,脸上也重新浮现出了舒心的笑容。看着脚下前方不远处,依旧可以辨认出痕迹的条条沟壑,理了理脑海中的记忆后,开始讲叙起了那段当年头边公对他所讲叙过的,曾今发生在眼前这后山上的故事。

  “当年我军挺进大别山后,敌人为了将我军的一些队伍,困死在茫茫无边的原始大山之中,于是在整个大别山的周边以及眼前这片大别山的延伸地带,修筑起了无数个这样的战壕和防守堡垒,眼前这些纵深的沟壑,便是那无数个防守阵地中的一个,因此,眼前这个未留下任何功名,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慢慢被人们淡忘了的防守阵地上,在那段艰苦岁月里,究竟发生过多少场大大小小的战役,曾经有多少名早已无法知晓姓名的战斗英雄,百姓的守护神,带着对自由和美好生活的向往,将生命与一生的荣誉永远的掩埋在了脚下的这片荒凉土地之上,只怕已是无人再知晓啦!”

  浩天稍平复了下情绪后继续讲叙道:“头边公说,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个孩子,为了躲避敌人的虐待与迫害,他全家就跟随当年我军中的一支队伍,一起躲进了茫茫的大别山深处,当时他全家人一起努力,为艰难困境中的我军寻找食物,与此同时,也正是在部队的帮助下,才得以在大山深处用木头建成了一座小木屋,有了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家,当我军的队伍撤出大山后,一家人依旧在茫茫的大山深处,继续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,直到后来他的母亲和父亲都因病去世,他才放弃了那座大山深处的家,一个人独自走出了大山,当他再次返回到曾经祖辈们世代生活的地方,也就是如今的这座村子时,才知道原来敌人早已难觅踪迹。”

  “后来通过村里人的讲述,他才知道原来敌人虽然有外国人的支持与帮助,但依旧已被我军赶到了很远的地方,被赶到了一座海岛之上,听着村子里的人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向他讲述,一个又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后,当年正值年轻气盛,满腔热血的头边公,激动的顿时就兴奋不已的高声呐喊,挥舞着双手,一路狂奔向他儿时最喜欢的村头后山而去,然而,当他来到后山脚下时,他的内心瞬间就被眼前的景象所深深震撼到,曾经那座郁郁葱葱,满山苍翠,巨树参天,高近百米的小山丘,已变得完全看不出记忆中的点滴容貌。取而代之,展现在他眼前的竟是突兀的巨石,以及满山的碎石,荒草掩映中,一排排沿山而上的一条条深深沟壑,一眼望去尤显极度的荒凉,好似一位年近古稀,顶已谢绝,被岁月无情的在面容上,深深刻下一道道沧桑记忆的劳者,触目而惊心!头边公看着眼前的景象,瞬间心情就由先前的兴奋,变得极度的平静了下来,继而内心之中是悲痛万分,强忍着几欲溢眶而出的泪水,抬起沉重的脚步,缓步向后山上走去,还未及山顶,便已是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,扑通一声,双膝重重的跪在了漫山的碎石之上,仰天而泣,悲痛不已!”

  月言见浩天低头沉默了许久也未再开口继续讲述,于是轻声对浩天问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  被月言一提醒,从思绪中回过神了的浩天继续讲述道:“别看这座山小,可它不仅临近河道,而且还是紧遏唯一通向全村道路关口,头边公说,当年这座连接着大别山的小山丘,在一场场大小战役中,曾经数次易主,当年在无数颗炮弹的轰炸之下,可以说是遍山土石横飞,血染山河,也正是在那一场场的大小战役中,万千英烈的英魂永眠于此,化作了那一座座早已无法辨识身份,没有墓碑与名讳,无人祭拜与悼慰的低矮小土堆,于九泉之下,从此默默的守护着这座他们曾经浴血奋战,寸土必争的小山丘。”

  月言听完,先前脸上所浮现出的那份幸福开心笑容早已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是满脸的阴沉与惊愕,用略有颤抖的右手,指着眼前不远处那些仅存的沟壑痕迹,以及约一米远左右一个,在漫长风雨洗礼下,已变得几近平坦,每个面积约一米见方的小土堆,带着近乎恐惧的声音对浩天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那些深沟,全都是以前打仗时候挖的战壕?而我们眼前的这一片片小土堆全都是坟墓?不会吧?要真是那样的话,那我们岂不是正坐在一个大墓园的正中央聊着天?”

  或许是因为过于恐惧的缘故,月言说到最后,已经被浩天的话语给惊吓到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在颤抖,而全身更是早已哆嗦不止,出于本能反应的向浩天的身旁紧紧的靠了过去,低头将目光紧瞥向自己的脚下,不敢再直视前方。

  看到月言了解真相后惊恐害怕的模样,浩天急忙将月言紧紧揽入怀中,拍了拍月言柔软纤细的胳膊,微笑着轻声安慰道:“不用怕,没事的啊,有我在呢,放心吧,埋葬在这里的,一个个可都是铮铮铁骨,浩气长存的人民英烈呢!平常时日里,我很喜欢独自一个人来这里看风景,可从没什么事,相信我,没事的啊。”

  “可我还是害怕,浩天,我们到山下去边走边聊好吗?”月言坐直身后,看着浩天语气轻柔的问道。

  “嗯。”浩天应声点头道,起身牵起月言,拉着月言的手,慢慢向山下走去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